看不懂的内部构造众说纷纭的建楼原因独家揭秘龙岗老街“怪楼”谜团 2019-12-21 00:31

  推门而入,“怪楼”门口是水泥浇筑的三角楼梯,楼梯由水泥墩、类似射击孔的洞、三角台阶组成。左侧通往地下室,右侧通往旁边的隔间,三角楼梯通往楼上。

  小编借助手电筒的光线向地下室走去,越往下线越暗。突然眼前一片白光反射过来,仔细一看,原来前面是一个黑乎乎的大水坑,为了安全,小编只好原路返回往上走。

  回到一楼,由于楼正面(南面)有少量钢丝网包裹着的窗户和孔洞,室内稍微亮了些。眼前正如传言所说,都是用水泥砌的隔间、台阶、桌子、储物架等。此楼完全没有平层空间概念,每个隔间、台阶和房间都不在同一水平线上。身处此地,小编感觉自己迷路了一般。

  东面是通往楼上的楼梯间,红色台阶左右交错而上,且只能容一个人通过。楼梯尽头连着水池。暗红色的楼梯在昏暗的光线下,显得很古怪。

  二楼似乎是生活起居空间,分布着阳台、卧室和厨房。屋里的桌椅、床等家具用水泥浇筑。从墙上贴的一张落款日期为二零零五年的奖状看来,十几年前,屋内还曾有人居住。

  三楼是餐厅,有石凳、石桌等设施。最里面是蓝黄墙面的卧室,水泥床周围挂有破碎布条。靠床边的地板有通往二楼的洞口,床边离地一米高的位置有一个隔层,可以通往四楼。卧室旁是浴缸。

  四楼是蓝色墙面的奢华浴室。中央放置了六角屏风,上面用瓷片拼凑出梅兰竹菊等不同主题的壁画,屏风围着一个连接着楼顶的圆形装置,底端布满了电源插孔,屏风周围是水泥沙发。西边隔间内有一个长方形的小浴池,墙上砌了一只天鹅。

  转完这几层楼,小编发现它们有两个共同的特点,一是层高低,只有一米七,一般人在屋内走动需要低头;二是楼层几乎没有安装门。

  再往上走,便是空中花园部分了,暂且统称为“天台”。天台分为书房、花园。书房布置了神台、鱼缸等设施,墙上写满诗句。花园四周种着花草。再往上一层是钢筋铁丝包裹的圆形空间。天台中间有一个大水池,贯穿着天台这几层。

  “怪楼”的“怪”,早在2012年就吸引了建筑师冯果川和他的团队,他们曾进入内部三天进行测绘建模。

  通过与冯果川交流,小编对“怪楼”有了更多认识:这栋楼建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。在当时大家普遍用砖建房时,这栋房子却直接用钢筋混凝土建造,至今也很坚固,而各种电线和管道都预埋在墙壁中。

  从结构上看,空间上完全没有楼层的概念。而是像搭积木一样建造,楼层各个空间像积木、榫卯一样拼凑起来,这可看出楼主具有很强的空间思维。整个楼内部的不同空间由夹层、孔洞串联起,没有一个完全安静、私密的空间,甚至卧室也没有门。行走在 “豪宅”内,每层都有着独一无二的空间体验。错综复杂的空间结构,就算是建筑专家,也很难从中分析出各个具体空间的功能。从整个楼房来看,这里可能不适合居住,但是适合防御。

  脑洞大开的内部结构让人忍不住对于楼主人产生强烈兴趣。但是“怪楼”主人已经去世多年,物是人非,但是经过多方打听,小编还是搜集到一些坊间传说。

  龙岗墟社区老居民小组组长游来兴给出这么一个说法:建造房屋的主人叫温耀光,早年赴香港发展,负责给人看地。后来老板举家迁往国外,便将土地转送给温耀光,他在后来的土地征收中发了一笔横财。

  出生于上世纪上叶的老人曾经历过抗日,在那个普遍使用泥砖和瓦片盖房的年代,老人使用昂贵的钢筋和水泥盖楼,是担心战争再次爆发,提前为自己建造的坚固城堡。

  “怪楼”并不是一次性建成的,而是像西班牙的圣家族大教堂一样,从修建开始就没有中断过施工。房屋主人这样做是因为算命先生跟他说,一旦停止盖房,他的生命也将终止,于是房子一直在修建,直到老人去世。

  华昱地产工作人员江宪涛告诉小编,三次带他进入房参观的屋主后人温小群表示,他父亲温耀光曾在船上工作多年,对船有着特殊的感情,于是就将房子盖成船的形状。

  城市更新,龙岗老街面临改造。“怪楼”于2011年被华昱地产公司收购,它是否具有保留的价值?未来将何去何从?也许它将会随着拆迁的推进,被历史尘封。小编在采访中了解到,不少居民还是期待“怪楼”和那棵大榕树都能保留下来。毕竟像“怪楼”这样的建筑,绝无仅有,值得留存研究,或加以修缮,对外开放。

  这次进入“怪楼”,小编看到内部奇怪的设计结构,始终猜不出楼主建楼的真正目的,想要揭开更多的疑问,还需进一步探秘。

  侨报融媒团队经过近3个月的努力,先后联系了深圳市政协、龙岗区政协、香港同乡会、龙岗街道办、龙岗墟社区等单位,采访了近30个人,但是有关“怪楼”的疑云还有许多未解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