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圳龙岗:交通事故为何会演变成凶杀案? 2019-12-21 14:40

  2018年10月26日下午3时许,深圳市支队龙岗大队南湾中队办公室内发生一起凶杀案,26岁的货车司机刘某手持尖刀,连捅三人,致其死亡。死者是一对夫妻及其女儿王某。从时间上说,事情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,算不上新闻,但就案件发生的地点和起因来说,还是有值得人们关注和思考的地方。

  这起凶杀案的发生地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,凶手刘某竟敢在的眼皮底下连杀三人。他为何如此凶残?事情又因何而起?我们不妨根据相关报道来一探究竟。

  据当地调查,10月22日,女子王某驾驶着小轿车载着父母,行驶中与凶手刘某的大货车发生刮擦,导致车辆受损,未造员伤亡。11月7日,深圳市公安局支队龙岗大队出具《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》,认定大货车司机刘某疏忽大意,是造成事故发生的直接原因。按照《道路交通安全法》第二十二条第一款之规定,应承担此次事故的全部责任,警方建议双方自行协商解决。据此,女子王某的父亲提出了两万余元的修车赔偿费。大货车司机刘某对王某提出的赔偿费数额表示认可,分歧在于刘某要走保险,而王某不同意。其理由是在两车发生刮擦之后,刘某径自开车离去,涉嫌逃逸,一旦被保险公司查出来会有麻烦,所以坚持要求大货车司机刘某先垫付两万余元的修车款。正是这个分歧,导致了惨剧的发生。

  10月23日和10月24日,双方又通过电话、短信多次协商之后,未能达成赔偿协议。10月24日,货车司机刘某给女子王某的父亲发了一条短信。他说:“王先生,希望您能够同意,我来走保险,因为实在没有钱,如果把人逼急了,我想谁都不会幸福美满地生活,您的命总比我的命值钱吧?”

  原来,刘某从湖南老家来深圳打工,只是一家公司仓库的临时聘用人员,工作还不到两个月。如果不走保险,公司根本不会帮他出这笔钱,而他自己更是无力承担。从这条短信的措词和语气中,可以明显感觉到经济压力带给刘某的焦躁与不安,对于王先生提出的要求,他正在失去耐心,希望用带有威胁性的语言,让王先生做出让步。

  由于王先生对刘某的威胁没有妥协, 10月26日便通知双方到中队去处理。据监控视频显示,下午2时54分,女子王某和其父母,大货车司机刘某和一名同事,双方在的带领下进入一间办公室内。3时22分,主持协商的走出办公室去取相关文书,就在这名离开后大约20秒,惨剧发生了,大货车司机刘某持刀连续捅向女子王某及其父母,致三人当场死亡。

  事后调查,刘某作案所用的尖刀是事先准备好了带进去的,按警方的说法:“带刀去,有蓄谋作案的迹象。”可惜,的这个判断来的太迟了。其实,刘某“蓄谋作案”的迹象并非始于他带刀进入办公室,而是从他给王先生发短信的那一刻就有了。刘某今天来参加协商,是做了两手准备的。如果协商的结果能改变王先生——同意走保险,他就没有了无钱垫付的经济压力。没有了经济压力,就有了生活的希望,就有了生存的勇气,他也就不会拔刀相向,孤注一掷了。所以,他今天是来做选择题的,生存或者死亡。

  然而,结果大家都看到了,坚持不走保险的王先生,不仅为自己招来杀身之祸,还累及妻子与女儿的性命。我这么说,可能对王先生不够公允,因为他的坚持毕竟具有正当性,他坚持的毕竟是事实。在王先生看来,这种正当性决定了他的话语权,既然错在刘某负全责,就要按我的要求办。但是,王先生似乎过度使用这种“正当性”了,忘记了生活中还有一条古训,有理也要让人三分。如果王先生充分考虑大货车司机刘某的实际困境,变通一下解决问题的思路,事件也许就柳暗花明,绝处逢生了。王先生担心的大货车司机刘某涉嫌逃逸,其实并无认定,完全是基于自身经验的一个假设性的推理。王先生及其家人已经遇害,这个结果肯定也不是王先生想要的,但生活中有时真的需要退一步海阔天空的胸襟。

  我们前面说过,这件凶杀案竟然发生在当地中队的办公室内,那么有没有责任自然是公众关注的话题。在相关报道中,北京罗斯律师事务所的殷清利律师认为,《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》第九章,规定了损害赔偿调解的内容,组织双方损害调解,是法定职责。同时,有责任、有义务保证协调双方的安全。但本案是刘某行凶杀人,不构成队及相关人员的过错与死亡的因果关系。所承担的责任可能是行政赔偿,而非民事侵权责任。这个观点也与深圳市公安局的说法十分契合:“就命案发生本身而言,部门确实没有责任,嫌疑人事先预谋,充分准备,谁都没有办法事先预见,更不能说是因部门的工作导致受害人遇害。”

  的确,从法理上可能很难承担责任,但是,这并不代表将惨剧的责任可以推的一干二净。交通事故调解双方进入调解场所前要不要先做安检,目前,相关法规并无规定。不过由主持调解,应该被视为其执法活动的一部分,具有一定的强制性和权威性。大货车司机刘某与被害人王某经多次协商,未能就赔偿事宜达成一致,并且双方情绪已经十分对立。对此,组织调解的对矛盾激化后可能发生的冲突,应有一个起码的预判。调解现场发生冲突的情况非常普遍,主持调解的随意离开,这无异是撤除了对峙双方的警界线,隔离网,客观上放任了冲突的发生。

  当然,在本案中,到底有没有责任?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?一切均需依据事实,交由法律裁决。但人们也要谨记,光脚的不怕穿鞋的,这是多少悲剧验证过的人性法则。